暖暖懒懒

这样的我们

第四章  高中生活
    安暖一直以为,要是有一天她离开了家,离开了她爸,她妈,她弟,她就什么也做不了了,一定会害怕的要命。本来高中来住宿,安暖是担心了好久的,直到她遇到依然。
    安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,她对依然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,有依然在身边,安暖就觉得心里不慌了。就好像她们俩已经认识了好多年,相处的模式都提高了一个等级。
    安暖左思右想,也许,她已经把依然当成自己的亲人了。
    依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,悟性高,在理科班里,成绩很好。她尤其喜欢物理,喜欢琢磨研究那些运动方式和电力问题。
    可是啊,这么聪明的依然却不受班主任老师的喜欢,因为,依然不管做什么都不踏实,每天都想着聊天和玩闹。还有,就是因为依然的那张脸,太漂亮了。总是招来些想搞对象的小同学,弄的班主任也是有些无奈。
    与依然相反,安暖真的是笨得可以,脑子里要是有东西也就都是浆糊了。但是啊依然学习很认真,态度也好,所以,即使安暖经常霸占着班里倒数第二名的宝座,老师们也都挺喜欢她。
    安暖每一科成绩都比依然差,不对,除了英语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理三科都轻松应对的人,面对英语是瞬间就软下来了。安暖虽然英语成绩不好,但比起依然来就好太多了。
    在安暖眼里,依然是自己在这个学校里的依靠,是除了自己爸妈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闺蜜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。依然帮安暖学习,帮安暖排解情绪,陪安暖吃遍了整个食堂,他们形影不离。
    学校调整宿舍,高一的安暖被分配到和高三的学姐一起住。安暖很害怕,依然就开导她,告诉她高三的姐姐们都很忙的,就算你做错了什么也没时间和你计较,更何况你又会做错什么呢?
    当天晚上临睡前,依然来到了安暖的新宿舍,笑眯眯地和安暖的新舍友打了一遍招呼才回去。临走告诉安暖,她的舍友都是好相处的人。
     高中生活一天一天的过去,安暖幸福而满足。可是啊,高中的压力实在太大了,渐渐的,安暖开始不堪重负,心态也发生了问题。
    

这样的我们

第三章  初识
    安暖姓林,林安暖。依然姓赵,赵依然。
    安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里,典型的普通人。安暖的生活就和她的名字一样,安逸,温暖。
    安暖有一对非常爱她的爸爸妈妈,衣服有人给洗,想吃什么就有什么,衣服有人给搭配,上学住宿每周都有人来送饭……
    所有人都说安暖很幸福,安暖也这么觉得。所有人都说安暖过着公主一样的生活,安暖也承认。可是,安暖不喜欢这样的生活,被安排好的,规规矩矩的生活。
    安暖的性子就像她的名字一样,给人安静温暖的感觉。如果不怕闷,会有人愿意陪她呆上一天。安暖说话温声细语的,永远挂着笑,什么事都说好,似乎永远都不会发脾气。
    依然家庭条件一般,身世一般,唯一不一般的是她的那张脸――漂亮。
    最漂亮的是她的眼睛,桃花眼,又圆又亮,仿佛有满天的星辰都揉碎在了她的眼底。
    依然是个“奇人”,最起码在安暖眼中是这样。依然性子随心,时而张狂,时而内敛,想做什么就能去做,而且分寸掌握地刚刚好。
    安暖和依然第一次见面是在教室门口。高一一班。
    老师要给新生们排座位,安暖像往常一样站在角落里,不发表意见,就只是等着。
    “同学,咱们俩做同桌吧。”安暖猛然抬头,对上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。顿时,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只是愣愣地点点头,答应了。等她在回过神来,她已经坐到了教室里,旁边是那个有些漂亮眼睛的女孩。
    安暖这辈子头一次主动,问了女孩的名字。赵依然,依然……
   

这样的我们

第二章  婚礼
    依然和白澄是大学同学,从大一的时候开始谈恋爱到现在快八年了。关于这两个人是如何相识如何相恋,安暖没心思知道。可是她没心思,其他人有啊,女人们啊,都是八卦精。
    “那天风和日丽,鸟语花香,咱们漂亮的新娘子拿着纳新表去社团交表,忽然,被一阵轻快的吉他声吸引了!”
    说话的人是依然大学时的舍友,安暖和她不是很熟,可还是微笑着听她讲故事。
    “女孩寻声走了几步,就看到一个穿着牛仔外套的男生,抱着吉他,沐浴在早秋的阳光之中。男孩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地在琴弦上翻飞,一段段悠扬的旋律顺着指尖,夹杂着阳光流淌了出来。”
    讲故事的女孩停了下来,拿起眼前的水杯,“装腔作势”地喝了口水,看了依然一眼,继续说道。
    “女孩听得入迷了,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怔怔地现在原地,注视着不远处男孩。男孩似有所感,下意识的偏头一看,两双流光溢彩的眸子瞬间交汇,刹那间,电光火石,风雨骤起,遮云蔽日……”
    “咳咳!”是在是忍受不了舍友的“飞沙走石”的言论,依然无奈地揉揉额间,出声提醒。
    “呀……一眼万年。”讲故事的女孩瞬间回过神来,直接将故事推到高潮,“然后,两个人就成了男女朋友,恩恩爱爱,小意缱绻,八年,然后,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。”
    安暖并没有问过依然是如何与白澄认识的,不过她注意到当说道“一眼万年”时,依然的脖子就红了。虽然很早以前就知道依然很喜欢白澄,不对,是很爱白澄,可是如今又被印证了一下,安暖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    爱,怎么可能不爱,不爱,会为这人将自己变成另一个样子,有意思。
    结婚,并不都是要去教堂的。一系列由名车组成的婚车对,载着新娘子来到了酒店,两个新人在双方亲友的祝福下开始举行典礼。
    安暖默默地现在台下,看着安暖笑得幸福,便也跟着笑了起来。安暖就是这样,最见不得别人笑了,人家一笑,她就抑制不住地跟着笑起来。
    或许是新郎说的情话太感人了,一颗颗透明的泪珠在新娘的眼角滚落,连成了线,不住地流淌。
    现场太吵了,安暖什么都听不清,只是看着依然流泪,自己的眼眶叶也红了,这是,被感动了?
    典礼举行完了,伴娘们也忙碌了起来,陪新娘敬酒,帮新娘提着裙摆,给新娘拿鞋子……
    整整地忙了一天,虽然累,大家都很开心。依然笑得更是明媚,亮晶晶的大眼睛里,只有一个人影。

这样的我们

第一章  新娘
    “喂,醒醒!”一一摇晃着摇摇欲坠的安暖。“打起精神来,换伴娘服了,还有知名的化妆师给你化妆,醒醒啦!一会儿依然该过来了!”
    一一的大嗓门实在是太厉害了,安暖用手用力地推了推墙,拯救了已经麻掉的,通红的额头。一手揉着额头,一手扶着脑袋,眨了眨小眼睛,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已经换上伴娘礼服但还没化妆的一一。
    “唉,看你这傻样子,别这么看着我,依然也真是想得开,还真同意让你来给她当伴娘。”一一别过头错开安暖的目光,她最受不了这样迷迷糊糊,不清不醒的安暖了。这样的安暖傻乎乎的,总是戳中萌点。唉,不行了,得赶快离开,今天可是任务艰巨,不能分心。
    一一一边捂着胸口,一边往外走,远离“危险源头”。
    安暖的耳朵终于被拯救了。
    安暖撑着墙一动不动地站着,一分钟,两分钟……眼中的迷茫渐渐散去,清明慢慢浮现出来。
    “安暖,你在干嘛呢!快过来换衣服啊!赶紧的,还要化妆呢!”这是依然的声音。
    依然的声音不算好听,此时在亲近的人面前,早就放弃了普通话,用家乡话在叫安暖了。可安暖就是爱极了听依然说话。依然说话的声音总是不大不小,听起来很舒服,而且啊,安暖喜欢依然家乡话的尾音。明明是一个省份的人,她却学不来。
    “来了!我马上过来!”脑子也清醒了,安暖往化妆室跑去。
    “你在干嘛呢!怎么才过来。”依然已经画好了妆,洁白的婚纱,长长的裙摆拖到了地上。依然长得本就漂亮,如今再加上外物的修饰,漂亮得像个天使一样。不由得,安暖看呆了。
    “嗯……还不是因为你昨天非要跟我说话,后来你倒是睡着了,我可是眨了一晚上的眼呢!”安暖作势摸摸眼睛,“你说你自己紧张,紧张就好了,别睡了不就行了,你缠着我干嘛!”安暖一脸嫌弃,带着幽怨的眼神看着依然。
    “噗――”依然被安暖逗笑了,“你说你真是的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正经了。”说着又笑了起来,屋子里其他的四个女孩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    “不行了,我不能再笑了,我今天可是新娘,要淑女一点,大方一点,不能……”
    安暖看着依然一本正经地告诫自己,可是嘴角的弧度却怎么也压不下去的样子,坏心思地笑了。
    “你不用担心,什么样的你白澄都喜欢!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!”安暖起哄道。
    “对!都喜欢!”
    “喜欢!”
    “喜欢!”……
    依然的脸瞬间涨红了,“安暖你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,一点都不乖了!”
    “乖?”安暖愣住了,忍不住轻声嘟囔了一声,声音实在太小了,没人听到。
    “现在最乖的就是你了!老老实实的给白澄当起小媳妇了!”今天的安暖似乎不皮一下就不开心,又在逗依然了。
    这下依然的脸是彻底红透了,“妮子,快弄着她去换衣服,让她在这儿我就画不了妆!”
    名叫妮子的女孩扯着安暖往试衣间走,安暖更欢脱了,“依然,我不要离开你啊!依然!我后悔了,早知道你也能这么漂亮!当初我就不离开你了!”
    “这个戏精。唉……”屋子里的几个女生异口同声地叹了口气,今天的典礼有这个丫头怕也是消停不了。